影音先锋av天堂网资原_影音先锋av资源一个样_欧美av女演员谁最漂亮_有剧情的av番号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nxmky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十景缎 第九十九章

时间:2018-02-06 正在两人温存之际,忽听几声轻笑自林间传了过来。文渊和华瑄听见,都是大为窘迫,同时坐了起来。华瑄悄声道:「慕容姐姐来啦。」
  只见小慕容从松树林中走了出来,眼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,神情似嗔似笑,道:「好啊,我才离开一会儿,你们就胡来了?」文渊甚是尴尬,只是笑着。华瑄羞红着脸,低声道:「慕……慕容姐姐,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啊?」小慕容面露促狭之意,笑道:「不赶快回来,怕他被 你累死啦,我跟紫缘姐要怎么办?」
  这回却轮到了文渊脸红,道:「别胡说啦。小茵,找到师兄了么?」
  小慕容道:「找到啦!还有一位好漂亮的姑娘,和一只小猫,全都一起来啦。」
  华瑄「啊」地一声,道:「那就是向师兄说的,我们以后的师嫂吗?」文渊牵了华瑄的手,笑道:「咱们去看师嫂去。」
  小慕容轻轻咳了一声,笑道:「先把衣服弄整齐点,别给人看笑话了。」两人脸上一红,再将衣衫整理一阵。小慕容笑吟吟地绕到文渊背 后,又转到华瑄身前,突然凑到华瑄耳际,轻声道:「刚才他是不是从后面来的?」
  华瑄吓了一跳,嗫嚅道:「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」小慕容笑道:「你前面衣衫沾的沙土特别多,那还用说吗?」华瑄一听,登时羞得面红 耳赤,慌忙拍拍身上尘土。
  三人回到松树林中,文渊便见到向扬、赵婉雁两人正坐在一株松树下,慕容修远远靠着另一棵古松,眼光不对着众人。文渊抢先奔上前去 ,叫道:「师兄!」
  向扬一见文渊,当即站起身子,笑道:「师弟,没受伤吧?」文渊道:「这要多谢韩师伯赶到,否则地宫之中,安危难料。师兄,你好多 了吗?」向扬道:「好得多了。」
  小慕容牵着华瑄的手走到赵婉雁身前,笑嘻嘻地道:「妹子,这就是你的师嫂啦。」赵婉雁赶紧起身,面染红晕,慌忙说道:「哪……哪 有,我跟向大哥还不是……还不是夫妻……」说着脸蛋更加红了,又道:「你……你是向大哥的师妹吧?我听向大哥说过。」
  华瑄极是开心,握住赵婉雁的手,笑道:「我是啊,可是向师兄都不太跟我说你的事。」说着凝望赵婉雁的脸,眨了眨眼。赵婉雁被她看 得一阵腼腆,低头微笑,偷偷看了一下向扬。
  忽见一个白色身影自树后窜出,在赵婉雁脚边跑来跑去,呜呜而叫。赵婉雁弯下腰去,将小白虎抱了起来,轻声笑道:「宝宝,乖一点喔 .」小白虎闭上眼,把头靠在赵婉雁胸口,轻轻摩擦。华瑄没看过小白虎,觉得好玩,道:「师嫂,这是你的猫啊?」赵婉雁微笑道:「是只 小老虎。」说着脸上微微一红,道:「华姑娘,你别叫我师嫂啦,我……我……听着好奇怪啊。」
  华瑄嫣然笑道:「那我叫你赵姐姐,好不好?赵姐姐,让我抱抱看它好不好?」
  赵婉雁微笑道:「好啊。」将小白虎交到华瑄怀里。忽听杨小鹃叫道:「华妹妹,这只小家伙不太安分,你可要小心喔。」向扬和赵婉雁 闻言,想到日间杨小鹃被擒之事,不觉都有些尴尬。华瑄愕然不解,道:「什么意思?」一边轻轻拍拍小白虎的头。
  小白虎窝在华瑄怀抱里,朝她胸口嗅了嗅,突然伸出舌头,往她衣襟之间的肌肤舔了一下。华瑄「啊」地惊呼一声,脸上发热,正觉微慌 ,小白虎又把头往她右边乳房依靠过去。赵婉雁连忙把小白虎抱了回来,在它额头上叩了一下,道:「才叫你要乖的,还要胡闹?」小白虎缩 缩头,呜地一叫。
  华瑄转头一看,见到小慕容一副惊奇的神情,紫缘抿嘴微笑,颇觉不好意思,低声说道:「赵姐姐,还是你抱好啦。」
  一众女子正自嘻笑,那边文渊引着向扬见过了韩虚清、任剑清两位长辈。向扬见韩虚清面如冠玉,气度超群,俨然一位有德君子,任剑清 却是粗旷随性,全没尊长模样,暗道:「师父同门四位,人品风範当真截然不同。」
  韩虚清道:「既然向贤侄已然会合,那么我们即刻行远,以摆脱皇陵派的追击。至于这位赵姑娘……」话声一顿,脸色微见迟疑。
  向扬休养之时,已听赵婉雁说了自己脱险始末,心道:「婉雁倘若回去,势必给她爹爹盘问,婉雁只怕应对不来,说不定龙驭清又会前去 侵扰,岂非危哉?」
  上前几步,说道:「韩师伯,让赵姑娘跟我们一起走罢。」
  韩虚清道:「我正是打算让她同行。她是靖威王府郡主,如果就这样回到京城,难保不会洩漏了我们的行蹤。」向扬一拱手,道:「多谢 韩师伯。可是有一件事,须让师伯得知:赵姑娘与小侄同心同意,师伯其实不必多虑此事。」
  赵婉雁想到能与向扬在一起,登感心中欢喜,但是思及童万虎等人大闹京城,父亲必定会派人四下追查自己下落。日后与父亲相见,也必 甚为难堪,不禁黯然担忧。向扬看出赵婉雁心事,走近她身旁,安慰道:「婉雁,现下再怎么担心,也是徒然,可是你必须先避过这场风波。 」赵婉雁微微颔首,轻声道:「不要紧的,向大哥……我……我能跟你在一起,那就好了。」
  众人分别乘上五辆马车,趁夜续往南行。行出三十多里,忽听远方马蹄得得,向众人乘车而来。韩虚清分派两名汉子前去应对,继续行车 ,过不多时,便没了人马跟随蹄声。
  待得马车行缓,一行人来到京城西路十里外的一处市镇,天色也已破晓,晨光自车幕之间透了进来。韩虚清领着众人到了一间客栈,稍事歇息。任剑清腹里早已饿得空空如也,一进店里,第一个管的不是客房,首先据案坐下,叫道:「店家,打三十斤好酒来,再来十斤牛肉,五 只鸡鸭。」
  华瑄奇道:「任师叔,你吃得下这许多东西么?」任剑清笑道:「肚子饿了,多花银两不算什么,吃得饱要紧。这些酒菜也不是我一个人 吃,难道你们没一个饿的?」朝韩虚清一指,道:「何况有我韩师兄在此,银两不必我来花,多少帐也由他付,大家大可不必担心。」韩虚清 摇头微笑,道:「任师弟,你这脾气总该改改。」任剑清哈哈大笑,眼见酒保拿了酒来,立时劈手夺过,斟了一大碗酒,咕噜噜一饮而尽。
  小二、酒保慇勤侍奉,奔走不休,瞧来也是韩虚清事先布置好的安排。
  文渊心道:「韩师伯心思慎密,着实令人佩服。看来任兄也是一眼便看了出来。」
  经过一天折腾,诸人都已十分疲累,紫缘尤其体力不继,昏昏欲睡。文渊看着,心中怜惜,扶着紫缘先行上楼休息。到了客房中,紫缘微 笑道:「文公子,你去陪师叔伯吧,我小睡片刻就下来。」文渊道:「没关係,我在这里陪你。」
  紫缘脸上微红,低声道:「这……这不大好,要给人看笑话了。」文渊愕然道:「却是为何?」他担心皇陵派穷追不捨,若找到了此处,紫缘一人睡在房里,只怕有失,是以想在房中待着,以防万一。紫缘却心头怦怦而跳,细声道:「韩先生、任先生他们都在,又有那么多人, 我们怎能……怎能……在这时候同床共枕……」说到这里,一张俏脸更是红得玫瑰花瓣也似,羞得不敢正视文渊。
  文渊一怔,才知她会错了意,心中一窘,慌忙说道:「紫缘,我只是想坐在房里罢啦。要是龙驭清派人追到,闯了进来,那不是糟糕之极 ?」紫缘轻呼一声,心里暗羞:「原来我想偏啦,我怎地会这样胡思乱想?」霎时之间,紫缘想到在地宫之时,曾和文渊听了一大场龙腾明和 骆金铃的燕好之声,顿觉身子一热,双颊发烫,低下了头,轻声道:「那……是……是我弄错啦,多谢文公子了,我……我要睡了。」
  文渊见她神色娇羞,不禁心神蕩漾,一听她说话,才回过神来,慌忙道:「啊,是。」一时之间,倒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只有呆呆地站在 原地,看着紫缘掀开被子,调调枕头位置,上了床铺。紫缘被他看得害羞不已,却又有些甜丝丝地,朝着文渊嫣然一笑,拉下帐子,躺下就寝 .
  眼见紫缘睡了,文渊逕自坐在桌边椅上,望着床边罗帐,只隐隐看得出紫缘的身影。过了不久,耳听几声细微轻缓的呼吸,紫缘已沉沉睡去。文渊心道:「紫缘当真是累坏了。她手无缚鸡之力,却要跟着我们受这些奔波劳累、诸多凶险,实在难为她了。此间事情一了,还是和她 回襄阳故居去罢,何况师妹、小茵也已能和紫缘相处融洽。」又想:「可是龙驭清野心勃勃,绝不会就此放过我们,师兄和赵姑娘也是处境堪 忧。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此后行事,不可不审慎思量。」
  自我惕励一阵之后,文渊隔帐望视紫缘,心中柔情忽动,想要看一看紫缘。
  手伸到帐子上,转念想到:「别要惊醒了紫缘,该让她好好休息才是。」又即收回了手,正想像着紫缘的寝颜是何等美丽,忽听门外有人 轻轻叩门,口中道:「文公子,你在这儿吗?」
  文渊上前应门,见是凌云霞,说道:「凌姑娘有事么?」凌云霞一探头,见紫缘睡了,当即轻声说道:「韩先生和任大侠有事,请你下去 .」文渊回头一望紫缘,放心不下,亦复分捨不得。凌云霞见他如此神情,自也猜到了几分,笑道:「文公子,你下去罢,我帮你守着紫缘姑 娘便是。」文渊道:「这不是太麻烦凌姑娘了么?」凌云霞道:「小事罢啦,说来闲着也是闲着。」文渊推辞不得,当下道:「那么有劳凌姑 娘了。」将出房门,又回身朝紫缘一望再望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  到得客栈一楼,只见任剑清仍在大吃大喝,三十斤酒已空了二十七八,剩下的也是转眼便尽,但见酒罈酒碗多堆在任剑清、慕容修、向扬 、石娘子四人桌上地上,韩虚清等都只饮小杯。慕容修自坐一桌,一言不发,白酒一碗碗喝将下去,殊无半分醉意。向扬虽然身上有伤,却也 大碗饮酒,和任剑清谈笑自若。石娘子和蓝灵玉、杨小鹃坐在一起,也是喝得轻描淡写,脸色如常。赵婉雁、华瑄、小慕容等等几个年轻姑娘 都不太举杯,倒是对比鲜明。
  任剑清见到文渊下楼,单手端起一只酒碗,叫道:「来来来,文兄弟,喝一碗罢!」文渊微笑道:「我的酒量可比师兄差多了,喝上几杯 尚可,大碗就不成了。」
  韩虚清缓缓离座起身,神情严肃,说道:「文贤侄,你随我来。」文渊见他神色如此,怔了一怔,道:「韩师伯,怎么了?」韩虚清并不 回答,向客栈后门走去。文渊不明所以,跟在后头,心道:「韩师伯面色不善,难道方才发生了什么变故么?可是任兄他们依然是谈笑风生的 啊。」又想:「也不尽然,该除却慕容兄不算在内。」